环游生活志

原创文学作品

长安入梦

2020-3-1 topwy 日记

一座城的沉默与生俱来,如果她埋有太多前朝的旧梦。
我的梦境也在这座城里,因而这趟旅程能够成行,意义非凡。于我而言这里就是历史本身,商周以前盛唐之后,再没有想要触摸的痕迹。

城外的兵马俑、汉阳陵、乾陵,城内的陕博、碑林、明城墙,再加上乱逛的钟鼓楼、大雁塔、回民坊、书院门。不过那么几天时间,不过那么几个去处,说来也简单。
至于混乱的公交站牌,难等的旅游专线,逼仄的县城大巴,都可以暂且不提。
再比如原本日夜颠倒的人每日清早七点动身,从来一步路也不愿多走的人被迫步行到脚肿,这些都可以算得上旅行的折磨与乐趣。

最难忘是去到城外西线那一天。换乘不知道多少次,被丢在荒郊野岭,入眼只有田埂与黄土坡,还有偶尔骑着摩托经过的村民。靠着Google地图辨识方位,终于看到一片稀稀疏疏的油菜花尽头巨大又空旷的建筑。走近发现那是汉阳陵的宗庙遗址,站在一片千年的萧瑟中央,天地之间只有一人的感觉,难以言表。
当天临近傍晚从咸阳到乾县在绝望中一路颠簸终于抵达乾陵时,顺着一条阔然大道拾级而上走向无字碑,大道两侧在文革中被打断了头颅的石像,山下被映在日落的巨大光影下的村落,这样一幅光景又再次让人感到了天与地的苍茫。
秦始皇陵兵马俑自然也不得不提。最初的记忆是那一部《秦俑》,张艺谋生就长着一张活生生的秦俑脸,再加上李碧华素有的诡谲缠绵一烘托,导致我至今仍然相信千人千面的兵马俑全是用神秘古法活人浇筑而成。带着这样超自然还反科学的心情去瞻仰这上古遗迹,即使只是伸手越过护栏捻一捻千年前的泥土,都能一个激灵。

至于城内,住的那家青旅就在书院门一侧,金石玉器字画文玩真真假假随处可见,一出门就能望见碑林与孔庙,实在是个气韵悠长的好地方。
陕西历史博物馆是打早去的,国博都没见这么奢侈,历朝历代的珍品宝器摆放的密集程度快能赶上潘家园的赝品。最引人震惊的是那个何家村大唐珍宝特展,不过是从村子里挖出的两个陶瓮,竟然就能有数千件文物。即使只是看一眼镶金兽首玛瑙杯和葡萄花鸟纹银香囊,也值回票价。
碑林主人必定是个有收藏癖的奇人,把丛立如林的石碑规整到一处,可以整日赏玩。看到集王圣教序我尚能淡定,看到正在被拓的黄庭坚诗碑我也还算冷静,看到怀素和尚的千字文真迹我就冲动地选择买了本重刻拓本。
在古城墙上骑车兜圈的愿望每一日都落空,只在临行前的那一早上去步行看了看城下风光。可有一夜出去觅食从永宁门沿着城墙根走到了朱雀门又折返,这一段光影被踏碎的静谧路程已经足够我回味。

秦皇汉武,盛唐气象。昔时金阶白玉堂,即今惟见青松在。
你梦境中的长安城是黑白色,还是有一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