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生活志

原创文学作品

额尔古纳之情是从一支乐队而始的

2020-2-2 topwy 日记

我知道额尔古纳是从一支乐队而始的。

我不知道额尔古纳河与海拉尔河的关系,在我的脑海里,海拉尔就代表着蒙古,就象我以为只有呼伦贝尔才是草原一样。

总是喜欢一望无际的风景,那望不到边的水际,看不到尽头的山脉,无法触摸到的森林,还有风吹成浪的草原。朋友说,现在的草原早已不是想象中的草原了,可是草原还是以它特有的魅力蛊惑着我的心。

有一次漫无边际的闲聊,无意中的谈吐被朋友戏谑为带着游牧民族的气息,那一刻里,脑子里竟然想到的是回家要看下自己小脚趾的指甲,到底是单瓣的,还是重瓣的,以此来印证是否可能真为蒙古族的后裔。也曾经幻想过,那些古老的蒙语,是可以在一觉醒来后全部都听懂的,因为自己的体内或许就流淌着蒙古先人的血,也唯有此,才能对自己解释,为什么听到鸿雁这样的歌会战栗不已。

去内蒙的行程有点不着边际,内心里最好的方案就是从北京自驾过去。而最后的最后,事情的发展就在不刻意间直奔着心诚则灵的方向去了。

同车的M,S和R都是首次自驾如此之长的行程,一路之上,我已是首当其冲成为了第一驾驶人,而内蒙多变的天气,更是让我再不敢将方向盘易手他人了。

此次内蒙之行并未到达海拉尔,虽是多次提议将海拉尔作为本次行程的终点,但还是在阿尔山开始折返。幸遇一身白衫白裤白鞋的银发老人问路,腹中那去往海拉尔的全盘行程才不致白做了功夫,看着他开着火红的polo往海拉尔方向而去,觉得心里的那团火也是跟着一路地去了。

M说,我老了,也要和他一样,开着一辆车走四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想说,这就是游牧民族,所有的生活都在路上。

我不是纯粹的素食主义者,并不执著的茹素,偶尔也还是会食肉。但在内蒙,看着她们抓着手把肉大快朵颐,我只是想着心中那喝干斟满再喝干再斟满不醉不还的草原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