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生活志

原创文学作品

写字的能力

2020-8-1 topwy 日记

文字往往被看做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文明的象征,对于我们这样有着“文明古国”美称的国家来说,更是有着一份不容分说的尊严。但即便如此,提笔忘字的现象却依旧蘖生,踌躇良久也不一定写得出来,即便写出,却也未必写对。

在从前的千百年历史中,掌握文字的辨识与书写能力的只是极少数人,而这批人中的佼佼者往往加官晋爵,成为当年社会的一种骨架式的群体,俨然被当成了民众代表一般。这样的说法自然欠妥,就好像鲁迅说的不能拿那群有着好几房姨太太,成天吸着鸦片,过着逍遥日子的人当做是中国人的代表一样,但无论如何,这也是确然存在的一个事实、一个现象。

这事实、这现象到现在也还适用,教育程度高的人,也就相应地多一分所谓的飞黄腾达的机会。然后,就是已然接受过或者是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这么一群人,提笔忘字的能耐最厉害。

被赋予了相近意义的两个时代的两批人进行比较,所突出的问题就更加尖锐了。从古人留下的手稿来看,他们写的是更复杂的繁体字不说,错别字出现的频率和字体的美观程度都是要让我们这些人汗颜的。从书法角度上来说,古代的落魄书生总有着一些卖字卖画的营生手段,而反观现在大学生的情况,书写软笔字的能力自是不要再提了,就一杆硬笔写出的字,勿说是拿去卖,就是自己看看,也大都难免内心捉急一番。即便往近了讲,我们的父辈、祖父辈,只要是受过一番教育的,写出的字恐怕也能让我们大呼惭愧。高下立现,确乎一目了然。

最普遍的归责方式是将之归咎于现代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敲打键盘的便利为我们省却了很多拿笔书写的时间,写字的机会少了,写字的能力也就日益生疏,久而久之,终于出现了提笔忘字的现象。

无法说它不对,这的确是原因。但我无论如何无法将最大的罪过砸压在科技的进步上,毕竟拿笔的是人,摇动笔杆写出字来的,也是人。键盘只是一个外因,最直接、最根本的内部原因是我们许久不曾拿起那杆笔。

也许随着时代的更替,写字的能力所具有的意义已经淡化了。曾经,能够提起笔写几个是一种莫大的荣耀,是会受到无数的人的敬佩与惊叹的。但是,现在谁还不会写几个字呢?能写字毫不稀奇,遑论你所涂抹的那几个不伦不类的方块了。

写字变成一种很普通的技能,甚至被有些人认为是无关紧要的技能,历史加诸于其上的特殊符号一一磨灭,在一番热议之后,也就慢慢地成了一件并不稀奇的事了。

我无意于做一个振臂直呼的道学家,也没有那么深的文化忧患,但是,我总是知道,当你失去了正确书写这种文字的能力时,似乎也就相应了地失去了跟文字的关系。夸张些、悲观些来说,倘若提笔忘字的规模愈发大下去,人人都与文字脱离了关系的话,我们岂非等于是失却了文字。而一个没有文字的国度,简直没法想象。

想起一个故事,在本国大力发展教育的拿破仑,远征埃及期间,在狮身人面像前对他的军队说:士兵们!4000年的历史在蔑视你们!而今,法国是世界上教育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也是也是艺术文化最繁荣的国家之一。

对文化的尊重使得文化赖以传承,作为我们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汉字,也唯有我们的尊重方能继续传承。破除窘境的方式不是再来一轮汉字简化运动甚至是将文字全盘拉丁化,而只是很简单的,你我认认真真地提笔去写几个字,写在纸上,镂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