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生活志

原创文学作品

环海路上的单车、落日与吟唱

2020-9-23 topwy

双廊是安静的,在夜里能听见海水拍打堤岸的声音,在这里,海拔并不太高的地方,我又一次见到了银河,虽然没有在党岭来得壮观;双廊也是喧嚣的,白天简直就是个大工地,尘土飞扬,机器的轰鸣声不绝于耳,这个时间点是淡季,也许老板们都想着在十一到来之前完工,我估计国庆假期这里应该会很热闹。

     到大理的前一天,专门看了下天气预报,三天全是阴雨天气,心想完了,把雨衣都带好了,准备来场“雨中的狂奔”,结果三天艳阳高照,rp好到爆,回想这些年出行的日子,除了川藏线上等待南迦巴瓦那次失望而归意外,老天待我不薄,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小钟与我同一个房间,他与我一样平时话不多,但喝了酒以后话多得吓人,他每年都会去束河待一段时间,对丽江算是很熟悉了,就和我们聊丽江的人和事,用他的话来说,就算是丽江的狗,也是有故事的,那个被媒体扭曲的古城,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不靠谱的所谓感情,有些故事的情节真是让我叹为观止,旅途中的寂寞、开心与思念,种种在钢筋水泥中被埋没的情感,在轻松且毫无防备的旅行中,都是爱情的催化剂,来得快去得也快,小钟适合当一个说书人,讲故事挺有一套,让我们都不禁为故事中那些女孩惋惜。独自旅行,更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会觉得孤独,但更需要旁观者的心态,所有的遇见需要点到为止,远方的风景才是目的地。

 记得在大理的最后一夜,远离热闹的博爱路、洋人街和人民路上段,独自在人民路下段游荡,本想去榕驿老板推荐的坏猴子酒吧,不过走到门口,全是成双结对的,要不就是一伙人,算了,还是不进去充当异类了。在人民路下段,偶然走进一家海贼王的主题吧,当时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下,看见这里像是一个书吧,椅子看上去比较舒服,当我点了一杯梅子酒坐下时,才发现这是一个海贼王的主题吧,老板很年轻,87年浙江温州人士,酷爱海贼王,我的动漫经历还停留在圣斗士、七龙珠、灌篮高手阶段,不过,老板还是和我聊得很愉快,当晚就我一个客人,还有一位老板的朋友,环洱海狂人,半年前辞职来到大理,至今已环海十一次,最快可四小时环一圈,现在经常带各个客栈想环海又没有经验的MM,这差事倒是不错,三个人就这样天南海北的胡侃到深夜。

环海东路上那对年轻情侣幸福的背影

     骑行在环海东路上才知道,逆时针环海的比顺时针的多很多,一路上都在和对面的骑行者挥手致意,同行的没见几个,只有一对情侣,与我同向而行,路上遇见几次,一个来自广西,一个来自湖北,在旅途中相爱,不管最后结局怎样,至少在旅途中可以互相拥抱取暖,祝福他们。


如果在洱海只有两个小时,把它留给黄昏吧,带上你的爱人,踩着单车,从双廊骑到挖色看日落。

      坦白说,白天到达双廊时,是有一点失望的,也许我们永远错过了她最安静、最不被人所知的时光,商业化的浪潮不可避免的席卷这里。其实说这话,多少有些自私,诚然,旅行者们都喜欢更纯粹、更接近自然本色的事物,反感什么都和商业挂钩,但生活在这里的乡亲们也需要更好的物质条件,旅游开发无可厚非,但如何在这之间做好平衡,很难,大自然给予我们的馈赠,大多拿来肆意挥霍了。

      女子军团先行离开双廊去丽江了,午后我和小钟在客栈的小院子里比赛飞镖,讨论着接下来的安排,我极力怂恿他傍晚和我一起骑车去挖色看日落,他居然提出租皮划艇畅游洱海,后来仔细想了下,一是不会,二是万一落水麻烦就大了,两人水性都不太好,现在想来真的有点后悔啊,应该去尝试一下的。下午5点半,准时出发去挖色,环海东路和大丽线貌似是共线的,车比较多,特别是双廊最近大搞建设,运渣车特别多,但路修得比较好,很适合骑行。从双廊去挖色,只有十多公里,路线都紧靠着洱海,视野非常开阔,算是整个洱海景色最漂亮的一段路了。

 

      蹬着单车,看着太阳慢慢消失在山的那头,被夕阳不断拉长的身影,突然有了种追日的感觉。在快到挖色的一个高点,我和小钟没有继续往前,留在那里慢慢等日落,沉寂下来的洱海真正有了大海的那种蔚蓝色,一叶渔舟慢慢从我的镜头里划过,天空的云彩开始变得灿烂,温暖的光线从云的间隙透下来,隐约听见白族的姑娘在吟唱,伴着风声拂过海面的节奏。许久没有说话的小钟突然冒了一句:哎,这个时候如果和我在一起的不是你,而是个女孩子该多好啊。我立马顶他一句:凤姐也行么。我们哈哈大笑,这个落寞而又美好的世界...

      双廊到挖色一段的黄昏让我们遗忘了时间,日落之后,天黑得很快,路上没有路灯,我们没有任何照明设备,我也忘了带头灯,回去的路是漆黑一片,只能看见旁边夜色中妩媚的洱海。第一次没有照明的夜骑还是挺刺激的,还好这段路来的时候就知道没有什么特别险的地方,主要是注意对面开来的车,远光灯一照,立马失明两、三秒,必须得停下来,还好十多公里的距离不长,回到大建旁村后又免不了和小钟把酒言欢,听他讲故事,榕驿的扎啤不错,住那儿的同学可以试试。

      第三天一早,和小钟道别后,我便沿着环海东路返回大理古城,再一次经过挖色一段时,天高气爽,又是另外一番景色。

    在挖色看日落时,从太阳落山红霞浸染天空的那几分钟里,耳机里刚好放的是蔡健雅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