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生活志

原创文学作品

印度洋上的阳光

2020-9-6 topwy 日记

第三日我们一早乘船去往蓝梦岛。蓝梦岛本名Lembongan,离巴厘本岛十来公里,海水清澈,人烟稀疏,如同译名这里就像一处不被惊扰的蓝色梦境。


出发的船只与普吉相比要小许多,加上巴厘岛的海并不温顺,一路颇为颠簸。同船的澳洲小孩哭的凄凄惨惨,大人们也晃得东倒西歪。实在难受跑到甲板吹风,船上水手夸奖我有一个刚健的胃,因为我和老王是这几天他见到唯一没吐的中国人。我只能笑容僵硬地收下赞美,一面心里呐喊快些到目的地啊。


终于酷刑结束,在船上玩了浮潜吃了午饭后到岛上睡了一个午觉,醒来看着外面阳光灿烂大海蔚蓝顿时又觉得神清气爽,遂出门闲逛。老王租了一个摩托车,载着我去各处海滩溜达。这里的大海有着一种蓬勃之力,前赴后继的海浪急切奔向礁石,激起巨大的浪花。天色一点一点柔和下来,岛上的孩子们娴熟地骑着摩托自我们身旁飞驰而过,落日亲吻着海平面,用余晖轻轻拂过小岛上她的每一个子民。


我们在山林中远远看见高处灯火通明,近了发现原来是一处餐馆,孑立于山顶之上。依然是东南亚式的格调,坐下来望出去可以看到满天繁星以及山下沿着海边蜿蜒的灯光。再远一些是灯塔的讯号一明一灭,桌上的烛火也这样憧憧摇曳,于是此时此刻显现出万种风情。


吃完饭我们再次上路,在这没有路灯也没有多少指路牌的地方果然悲催地迷路了。路上静悄悄,只有摩托车的灯依稀照亮前方,不见人迹,且摩托车的油显示也快用光了,当时心里隐隐担心起来,没油、没人、没方向感,今天是不是要露宿路边了。我们凭着直觉掉了头,走另一条路,万幸终于看见了摩托车的光向我们靠近,那感觉就像沙漠里遇见了绿洲!向遇见的当地的人问路,她们很爽快的说跟着后面走就行了。到底是从小就以摩托车代步,即便是女人骑得那也是风驰电掣,很快消失在前方。可当我们慢吞吞的赶到路口时,却发现她还停在路口等我们,着实让人感动。包括后来我们回酒店时在路口向另一个类似治安员的确认路,获得答复后已开出一段距离,却发现他又骑着摩托跟上来确认我们没有走错,于是我和老王对这个小岛的印象又好上几分。


回到酒店,也是万籁俱静,远处海边传来的歌声便显得格外清晰。我们循声前往,岛上其他地方似乎都已睡去,只留海滩这一处酒吧热闹非凡。酒吧在室外搭了一个舞台,一个女人正登台唱着印尼文的歌曲。当地居民里三层外三层把舞台围得严严实实,一边动情地跟着唱,一面掏出各式手机拍照录像。老王疑惑地说难道是印尼某三线歌手到蓝梦岛开演唱会?待她歌毕换了另一狂野派上台,听他发表感言才知原来是此间酒吧的老板生日,一帮朋友一起庆祝一番。狂野派换唱英文歌,唱功还颇为不错,只是三首以后岛上居民几乎全数散去,只剩下四海游客。老板携朋友轮番上台,各显神通,甚至还来上一曲像模像样的江南style,台下英格兰的年轻人也happy地跳起骑马舞,看来鸟叔果然是风靡全球。等到我们午夜走回酒店,这帮人依然热情不减,歌曲一首一首回荡在夜空。我和老王躺在泳池边,老王合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拍打他那圆滚的肚皮,两人都不说话,明白这一定是此行中值得怀念的时刻。

 

我们岛上住的酒店,布局和圣托里尼相似,也是修在山崖上,视野很好,只是爬坡上坎有点累。。。


 

 房间都是这样一栋一栋的小屋,外观挺好,可内里设施实在有点原始。


 

 从酒店俯瞰大海。


 


 下午出门溜溜。




 

 看地图上标明有一处景点叫Devil's tear.不太确定是否是这里,但很喜欢这个名字。





 山顶的晚饭。


 

酒吧老板的生日演唱会,很是热闹。


 我知道我的脸越来越大。。。。


 

清澈的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