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生活志

原创文学作品

人的幸福的指数

2020-9-8 topwy 日记

很久不写博客了,就像是晚上和好朋友们去干锅居吃饭的时候大家说很久不写微博,很久不来这家吃饭、很久不健身、很久不恋爱一样。
每一个时代总是会被这样那样的道理束缚着、改变着,而命运似乎永远都在时间的河流里随波逐流;每一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可以掌控命运的时候,命运何尝不是一直在和你开着这样那般的玩笑。

以前去拜佛会许个愿望,现在拜佛只图一个平安,只有人还在世,那一切都是好的。不过是一场恋爱、不过是一本书、不过是一杯酒、不过是一份工作……所有人世间的事情好像都可以用不过来形容,而这千万次的不过,让你有时候在想,到底什么才是幸福呢?
老同学很久没有找我聊天了,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互不联络,也不知道彼此过的好或者坏,只是我觉得他过的不好,他觉得我过的好,仅此而已。不和同学联系一定不是从我这个同学开始的,是所有的同学都未曾联络,我不是一个可以一直挂念一个人的人,放在心里就好,见了面还是兄弟,喝杯酒,叙叙旧。聊起来的时候,还是没有话聊,也不奇怪,大家毕业都十年了,这十年里我们一直都在变,只有名字和那七年的同学情谊不曾变过。

同学是个老实人,读书时候和我一样成绩不太好,逃学玩电脑,抽烟喝酒样样都做,只是我们唯一的区别是我家境不好,他比较没有负担.记得那个时候我在他的那个城市寄宿读书,而他呢经常就帮忙带一些我的脏衣服回去洗,带点好吃的来学校,最穷的时候2块钱一起吃个早餐,然后毕业后他父亲送他去北京读书,军训太苦就受不到逃了回来。礼金收了,酒席办了,人回来了,他父亲傻了,后来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挨打,只是喝了不少酒,他说说真的呆不下去了。
还记得那个9月的夏天,他父亲领着他去了我们大学,就这样花了钱,走了关系,我们又成了同学。我这位同学踢球不错,那些年我也跟着看了些,后来发现实在兴趣不大,整个大学几乎都是半读书,半打工以及半旅行。偶尔回到学校,也借些钱他,或者一起喝个酒,友谊就是这样被耗尽着,她女朋友是我老乡,人老实和善良,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现在成了人母,这些年,几乎没有见过面,只是前年回家去了他家看了嫂子和儿子。父亲得了癌症,母亲退了休,全家人的重任都丢在了他的身上,有其他同学来跟我说,他任何人都不联系,不知道怎么帮忙。前年,得知他去广东开了个小饭店,开饭店自然不是个轻松活,只能拜托广东的朋友偶尔去光顾一下,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联系了。那日在网上遇见,我问怎么都不联系的,我同学说因为混的不好,不太有脸联系我,当时我觉得很生气,同时呢,也很难过,这种难过是因为我第一次觉得因为经济社会关系,一个你觉得很重要的朋友会像电影里那般不联系你。我就和他说,也许呢,我现在物质上比你好一些,但是我的精神远不如你,你看你有了妻子、有了儿子有一个稳定相爱的家,这是一种稳定的幸福,可能物质上少了一些,但是精神是幸福的。说完,他说我就尽拿一下大道理忽悠他,然后说听说我出了书,邮寄一本他看看吧,二话没说,寄了。

于是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我在想一个问题,是啊,他是幸福的,可物质是贫乏的,物质的贫乏是不是真的会改变幸福的指数呢。就着这个问题那日和另外一个上海的哥们饭局讨论起来,最后几乎要到吵架的地步,他认为我说的物质太过看重了不好,幸福不能用物质来衡量,可是如果你连给自己宝宝买一罐进口奶粉的机会都没有,家里吵到揭不开锅的时候,那物质重要吗?幸福又是什么?
不过写到这里,我依然坚持我的观点,物质富裕不代表幸福,但是精神富裕,很大原因不能不受物质影响。有钱的人很多,他们也不幸福,两千块月薪有两千块的烦恼,两万块有两万块的烦恼,可是如果可能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再努力一把,起码让家人感觉是幸福的吧,而终究结果,是不是我们缺少了某种信仰?

我不知道是不是成长环境的原因,我上海的朋友自然是无法体会那种吃一周泡面吃到吐,年薪三四万养活全家的概念。而在我的老家,这样的现状实在太多太多,每一次离开我总是觉得自己庆幸,庆幸的是我曾经那么样苦了过来,所以现在不管多么苦,我不再觉得是苦,因为苦不过那会。
聊天最后我和我同学说,人不会一直的不好也不会一直的不好,所以,偶尔还是常联络吧,情谊在,人还在。